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课堂 > 正文

他们告诉你怎么开网店赚钱,电商讲师乘风播种的14年

发布日期:2020/07/20 08:48   来源:    阅读:

 

 

2003年,非典的肆虐令许多行业在春天里感受到寒冬的冷意,却让电子商务时来运转。


那年,上海小伙陈林毕业以后没有找到很好的工作,却在eBay开店挣到了点钱。


陈林是上海人,那个时代,大学生们普遍认为毕业后最好的去处,是金融公司、外资企业,连国企都不入眼。所以,对于开网店,一开始陈林是羞于启口的。

2004年,他转战淘宝,主卖各种毛绒玩具。

在当时,淘宝论坛上,有个叫“淘友互助会”的板块。淘宝商家在上面互帮互助,有人提问,也有人在下面回答。彼时,那是唯一能交流电商知识的地方。

 

陈林天天泡在论坛里看帖子。“关键词怎么优化,图片怎么拍,价格怎么标,促销怎么做”,他看了以后,一点点地把它效仿到店里,照片重拍一下,标题重换一下,效果立竿见影。他的玩具店一个月的销量已经达到几十万。在当时,相当可观。


过了两年,国内电商的环境大有改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一行,知道这也是一门正当的生意。

2006,便有了淘宝大学。


不过,当时的淘宝大学,知名度不高。即使是那些开淘宝店的卖家,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在论坛里泡得时间久了,陈林慢慢从一个学习者变成了半个专家。他因为常常解答淘友的各种提问,而被管理淘宝论坛的小二关注到了。小二发现他还是个当时非常稀缺的“全职卖家”,于是就让陈林做了这个版块的管理员。


一天,管理论坛的小二告诉陈林,“我们还有一个淘宝大学。你来试试看,就别光在论坛上分享,你也应该到线下给大家讲课。”


就这样,从上海到杭州,经过一段时期的魔鬼训练,陈林成了淘宝大学的第一批讲师。

 

 

点亮淘宝路

 

很快,“第一次上课”来了。地点就在上海理工大学。

那个年代,各个高校还没有“电子商务”专业。但那时,大家对电商都很关注,听说要开讲座,上海各个高校相关专业的教授和学生都来了现场。有市场营销的、现代物流、还有互联网的……大家都很好奇,谁也不知道“电子商务”的未来在哪里。

当时,还有一个著名的争论:电子商务究竟是应该由商务部来管,还是工信部来管。背后的交锋点在于,究竟是把它当技术,还是当商业。


所以,这一次的分享,各界的关注度很高。


陈林压力山大,讲课更犹如芒刺在背,最后小二连哄带骗才上了台。


陈林记得很清楚,当时的课题叫《迈向成功网商》。“主要告诉大家网络零售是什么,淘宝的情况是怎样的,以及自己开店的体验,讲了一两个小时。”


结果当天的反馈出奇得好。


坐得满满的会场,无一人在课间走动。陈林站在台上,感觉坐在下面的人越听越认真,越听兴趣越浓。快结束时,学院副院长又把陈林和小二留了下来,临时增加一个现场讨论的环节。


算上陈林,淘宝大学第一批被召集的6个讲师,5个人在上海,1个在北京,之所以这么选,一方面是因为当时上海有淘宝最大的会员库,懂电商的都在上海,同为首批讲师的罗岚也说出了另一个考虑:那时的淘宝真的很穷,5个人都在一个地方,讨论课程的成本就很低,“只要出一个人从北京到上海的费用就可以了。”

 

 

当年的讲师讲课都没有课酬,都是志愿行为,每次都在800多人的大会场。当时讲课主题叫做“点亮淘宝路”,中心思想就是在淘宝上如何做生意、怎样赚钱。


 

 

点亮淘宝路

 

做了淘大讲师一年之后,陈林的讲课内容慢慢有了更聚焦的主题。在学员们眼里,陈老师的课,侧重于讲平台技术,颇受草根卖家的欢迎。


2008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量达到了2.53亿,互联网用户首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


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也开始做淘宝。其中,比较典型的有三类。


一类是年产值在1000万到2000万的生产消费品的工厂;第二类则是前一类商家的供应商,比如义乌批发市场的老板。作为供应商,他们很快就发现:有这么一群人,拿货非常准,量又很大,仔细一聊,发现他们居然都在网上开店。于是,档口老板们也纷纷效仿开店。


如果说,前两类商家吃到头口水,是因为离电商最近。那么,第三类则是一批有前瞻性的品牌企业。比如,那时已经进入淘宝体系的七匹狼,金利来和美特斯邦威。


当时,这些品牌商找到陈林,他们最迫切地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开网店既能扩大线上销售,又不冲击线下的实体生意?


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转型。


学员们的听课热情空前高涨。一次,陈林在嘉兴讲课,有学员从北京、广州坐飞机到上海,再从上海到嘉兴去听这堂课。9点开始的课程,陈林8点入场布置,他们7点就拉着行李箱等在了教室外面。这一幕,即使过去十多年,陈林依然记忆犹新。


从草根商家,到中小规模的企业,淘大的课程也在跟着转型。


以前的淘大课程,主要做干货分享,也就是讲师个人的经验谈,停留在讲师自己的行业知识,个人经验、技巧。后来,淘大系统性地建立了课程平台,有专门做课程研发的小二,输出标准化的课程,课程内容也不断升级迭代来适应市场需要。


那时,上海有位叫田野的电商老板,他代理了索尼、康宁的电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并且他还有十年的广告经验。后来,他也进入淘大,成了新一代的明星讲师。

 

 

那波电商学习的浪潮,一直持续到2013年,大多数品牌也都开了天猫店。


那时,淘大迫切地需要既懂企业管理,又懂电商经营的讲师。


2014年,李军在宁波的一家大型企业负责电商板块。因为既是企业高管,又懂电商运营,很快他就被小二挖来,成了那一批的淘大讲师。


在李军加入前,淘大讲师的团队一直维持在百来人左右。2014年讲师团队一路招兵买马,人数翻了两三倍,到2015年最高峰时,淘大讲师的团队有500人之多。


据说,在那时有一半的淘宝商家都听过淘大讲师的课,然后再去开店。


2015年年底,阿里提出了“全面内容化”。内容为王的时代来了,过去商家习惯了开直通车、推钻展,对怎么做内容涉猎不深,他们对内容课程求知若渴。薇娅、李佳琦也都曾是淘宝大学达人学院的早期学员。


田野回忆,最忙的一个月,他的课程排了10天。整个月,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上课。今天在广州,明天就飞回杭州,后天又去了北京。“我还算好的,有些老师一个月要上20天课。”


那段时间,李军则去支持了县域农村淘宝。


在农村,下到读高中的十五六岁的孩子了,上到70多岁的老人,都热火朝天地学习淘大课程。他们有的从很远的地方坐火车赶来,尽管吃住的环境很差,但依然风雨无阻。


2016年,轰轰烈烈的大数据新零售开始了。


那时,国内有些企业的新零售已经做得非常深入了。像海底捞、蒙牛不但运营数据化,企业决策智能化,甚至蒙牛连奶源管理,也用上了大数据。


也有一些企业依然停留在数字营销,而更多的,仍然在观望。


淘大研发了一系列的线上课程,为传统商家做了大量的赋能。


至此,国内电商经历了从“工具”、“渠道”到“基础设施”这三个不断扩展和深化的发展过程。又在“基础设施”上,进一步催生出新的商业生态和新的商业景观。

 

 

点亮淘宝路

 

中国电商行业的发展冲在了世界的前头,越来越多的海外电商期待着中国经验。

 


2015年,淘大出海。讲师们组团,去了西班牙、巴西,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海外国家授课。


一次,田野去泰国上课。刚坐上车他就遇到了一位曾经的学员。一年前,这位学员曾在广州、深圳听过田野的课,后来去了泰国发展。他兴奋地跟田野说:“老师,我在深圳做行车记录仪,打不过国内的那些商家。但到了泰国以后,我用国内成熟的打法,立刻变成了行业第一。”


比田野晚两年,2017年,李军也开始支持东南亚地区的授课。


李军去的是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等这些国家。

 

 

相比中国来说,这些地方的电商业务比较落后。比如在他们的电商平台上,连照片清晰度都做不到位,而国内电商已经在图片上做视觉营销了。

 


在新加坡,李军曾遇到一个华人学员。他23岁出头,在当地的电商平台做得风水水起。了解了一番后,李军才发现,这位学员,不但上了淘大的课程,而且经常去中国采购,据说还娶了中国媳妇,在淘宝上也开了店。“完全依赖中国的电商知识,以及中国的货源、供应链。”


国内电商数字化领先于其他国家,再加上国内线下制造业资源丰富,每隔3、5年,就有一次新技术的迭代,创造一批商业机会,进而成为输出海外的一波波潮水。

 

 

 

支付宝大学来了

 

2016年,淘宝直播的风头骤起。


那年,怀了孕的胡凤莉赋闲在家,寻思着做点什么。她曾是公司营销线的负责人,从传统医疗行业跨界,就赶上了电商直播的风口。后来,她做了一家MCN机构,孵化出了与李佳琦同期的美妆主播逢丁吉吉。当时的一场直播能带货五六百万。


因此,当她成为淘大讲师之后,就顺利成章地负责直播课程。

 

 

今年四月,胡凤莉受命给支付宝上的商家讲课,她成了支付宝大学的首批讲师。


7月10日公开亮相的支付宝大学,是从已经办学15年的淘宝大学里“长”出来的。这些年来,数字化推动的商业变革越来越丰富,继网商之后,码商群体崛起。去年底开始,淘宝大学开始筹建支付宝大学,最重要的办学目标就是帮助服务业数字化,3年内让4000万商家转型成为数字小店,稳住就业底盘。


前不久,胡风莉刚刚给英特尔做了一场特殊的直播培训,培训对象不是英特尔的员工,而是它的上下游。“它的芯片会用在戴尔、惠普的电脑里,所以英特尔希望它的下游服务商都能去做直播。”


在支付宝大学,有像胡凤莉这样,给传统大型金融、汽车、硬件行业讲电商直播的讲师,也有专门给码商讲课的年轻人。


新疆姑娘郭爱在克拉玛依经营一家10平米的彩票店。在90后讲师朱碧武的帮助下,店里用上了支付宝刷脸支付,彻底杜绝了抹不开面子的“赊账”,又用支付宝消费券带动销量,毛利润比半年前翻了10倍。


到2020年夏,距离陈林第一次踏上淘大的讲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14年,每当他回忆起当初入淘的情景,不禁感慨命运玄妙。


从业十年,田野走遍了20多个省份,70多个国家。他曾统计过,上过他课的学员有26,000多个。


回望过去的14年,淘宝大学改变的又何止陈林、李军、田野、胡凤莉四个年轻人的择业和命运。几乎与国内电商发展同步,从淘宝大学到支付宝大学,讲师们影响了千万电商、路边摊和夫妻档。


“讲师的使命和担当,一是传道,在商业变革中,为所有商家讲授‘未来如何发生,如何抵达未来’。二是解惑,跟着商家一起成长,回答困惑,解决难题。三是授业,将有效果的学习带给学员,让他们有一技之能。”淘宝大学及支付宝大学业务负责人黄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