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省委书记胡和平的三大经济战略有什么远见?

发布日期:2018/09/27 14:44   来源:    阅读:

秦地狭长,以荒漠、高原、平原和山地在南北一千余公里的距离上形成纵向屏障,加之黄河奔流,阻隔秦晋豫通联。以秦岭陕西段八百里绵延形成横向大阻,又辅以渭河横亘,分秦于二,由此纵横,在神州之中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十字固,东屏中原、西域之障、北进要塞、南下门户。堪称四固之地,天下锁匙。

 

我在上一篇文章延伸阅读陕西为什么发展不起来?中点到为止地分析了历史、时代以及自身等纵深原因。陕西这只跪着的兵马俑头重而空,腰肿而虚,腿蜷而软。过去几十年里一直作为国家改革开放各个领域的基础设施供应商角色而牺牲存在。

 

而更让人应该关注之处在于,陆权经济重新回归的时代下,一带一路西部开放的金钥匙陕西,从已经调任江苏省委书记的娄勤俭提出“跳出城墙看西安”“站在秦岭之巅看陕西”之后。接任者来自清华的学者官员胡和平,提出了区别于以往的全新概念:“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先后两任,从顶层设计为疲敝的三秦开出追赶超越处方,陕西也在过去几年迎来了自身发展的内在作为。2018年上半年,陕西经济增速位居全国第五,进出口增速分列冠亚军位,象征着陆权时代复兴、亚欧一体化的中欧班列开行次数同比增长6.1倍,领跑全国。2017年,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全年完成航班起降31.8万架次、旅客吞吐量4185.7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6万吨,同比分别增长9.7%、13.1%、11.2%,增速位列十大机场第一、第一和第三名。

 

 


 

胡和平为三秦开出的发展药方,试图从更高层面、更远视角来诊治脑部陕北受重创、腰部关中肾亏空、腿部陕南肌无力,全然无法首脑一体,腰马合一的陕西。而面向各级政府、社会大众和外省外域潜在市场,如何去有效精准进行概念战略落地和深入人心,从而形成理念认知、实效参与和投资转化。有关“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的新词和大棋并不容易被看懂。

 

枢纽经济:

枢纽,出自《文心雕龙·序志》,指主门户开合之枢与提系器物之纽,事物的关键之处或者事物之间联系的中心环节。陕西坐拥全国唯一的内陆港,同时拥有亚洲第一大36股道的铁路北站、全国十大国际机场,同时条高速和条铁路过境陕西,更是国家大地原点、授时中心、文化中心、通信重镇、教育重镇、科研重镇和互联网巨头丝路总部聚集地,凡此种种,地理之中叠加硬件设施、软件政策、思想理念、学术积淀和国家战略,枢纽的宏观要素体系放眼全国无可匹敌。以交通驱动枢纽、以思想驱动枢纽、以技术驱动枢纽,则真枢纽也!

 

而对于资本来讲,如何看到并抢到陕西枢纽经济中,以西安为重心承东启西的加速体系,在全省其他地市协同协作构建中,基础设施和产业布局的巨大机会。更广的是从全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业中如何与枢纽进行信息、价值、数据、资金、政策的有效交互;

 

 

门户经济:

门户(portal),原意是指正门、房屋的出入口。现多用于互联网的门户网站,是指集成了多样化内容服务的Web站点,又称为网络门户。通常认为网络门户就是网上浏览者的出发地点,人们经由这道门进入网络世界,也可以看作上网的“启动港”,上网第一站。胡和平着眼的门户经济,正是在全国和全球格局中去找寻陕西的定位,从而进行基于顶层设计的规划、政策、资源匹配。

 

陕西屏东和启西,站在陕西就站在了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的中心门户,天时之下坐拥地利之便。籍此实现中心占位、实现向西开放占位、实现进入丝路沿线中西亚乃至欧洲市场占位,陆路之便与全球协作之变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意识形态的文化中心之城开始,构建起一条最为便捷、最为快捷、最为积淀的全球发展地理纬度线。世界的版图将再次从陆路开始构建完全区别于海洋港口的发展交融模式。只是今天和未来,早已不是骆驼和丝绸。

 

流动经济:

流动,从名词角度有两重大意。一是流体在外加力(重力、离心力、压力差等)作用下引起的宏观运动。二是决定浪费现象能否彻底消除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从社会角度看,所谓流动者,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要素流,在枢纽和门户的超级平台上进行加速流动、有效流动、充分流动,才能产生核聚变效应,形成激活国家战略的超级价值和智慧未来的智能要求。

 

那,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外加力是时代背景和国家战略,如果决定浪费与否的价值流是屏东启西的地理位置和基础设施,那么陕西就会成为全国乃至全球价值链中最精心设计的流动,国内东部向西部进军,西部从东部招引;全球东方向西方开放,西方向东方开拓这场宏观运动中不会停止的价值链价值流。如同流体运动本身一样,将会使人财物时间资源的浪费最小化,为全球客户和企业以及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总结一下。技术的核心是枢纽价值构建。在大国战略和在世界格局中,如何去融贯东西方、统筹南北向,成为未来发展的超级价值链中的输入与输出的多向枢纽;如果说过去是固态的,在一个相对长的周期里产生系统变化,那么未来显然是绝对流体的,会在一个极短的周期里产生组合变化,正在突破传统的地理、空间、模式、形态。如果流动经济过去表现为地理空间的人与物动,那么未来一定是突破地理空间和互动形式的人与物动;门户是超级入口识别,显然拥有文化多样性和顶层性的陕西,理所当然率先成为可感的文化门户,其次才是可见的地理门户。

 


风物全然不同的三秦,以能源为重的陕北榆林延安,以资源为重的陕南汉中安康商洛,以文化源为重的关中西安宝鸡咸阳渭南铜川,处在突破传统地理限制和过去三十年产业结构模式驱动发展的全球升级治理的大周期。在人类社会发展越来越充分,地球链接越来越快捷的时代,把自己放在世界之中,从全球格局中重新审视自己,才会找到奠定未来发展的真正位置。这或许就是省委书记胡和平三大经济战略的第一意义!

 

秦人曾于燕国下大盘灭国棋,纵横捭阖推演时局,而后成就横扫六合并吞八荒的基业。今日三秦以能源、文化、生态之禀赋叠加枢纽、门户、流动之战略,愿此良谋能真正落地,让尚黑秦人大出天下!